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您好,欢迎来到澳门金沙网上娱乐科技!
公告: 坚持客户视角观:即“站在客户的角度审视我们的工作,以集体的智慧和力量满足和超过客户的期望”。

当前位置: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 关于 >
《冰与火之歌》人物分析之五:“二鹿”公正即
发布时间:2019-04-27 13:11   作者: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点击:

  因为在鹿家三兄弟中排行老二,史坦尼斯被粉丝们昵称为“二鹿”。今天咱们就来聊一聊“二鹿”和他那坚忍的人生。

  拜拉席恩家族的世袭领地位于维斯特洛的东部,因常年遭受来自狭海(Narrow Sea)的,遂得名“风暴地”(Stromlands)。作为维斯特洛大陆上最年轻的大贵族,拜拉席恩家族的历史始于龙王伊耿发动“征服战争”之后,其建立者是伊耿手下最得力的军事统帅奥里斯·拜拉席恩(Orys Baratheon),也有谣传说他实际上是伊耿的私生兄弟。

  奥里斯在征服战争期间,斩杀了末代风暴王“骄傲的亚尔吉拉·杜兰登”,为龙王征服了风暴地。战后,伊耿把风暴王的领地和其独生女Argella Durrandon一并赐给了奥里斯。为了纪念末代风暴王亚尔吉拉在战争中的英勇无畏(风暴王没有像“黑心”赫伦那样固守城堡,而是选择亲率大军迎战龙王),奥里斯虽保留了自己的姓氏,但却采用了风暴王的旗帜、家徽和箴言作为拜拉席恩家族的标志。

  在此后的两百多年里,风暴地的拜拉席恩家族一直是铁王座的坚定支持者,在每一次战乱和危机中,他们都毫无保留地站在了铁王座这边,助其平定叛乱、稳固王位。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伊耿五世统治期间,因伊耿五世的长子“矮个”邓肯王子抛弃了与风暴地的莱昂诺·拜拉席恩公爵之女的婚约,莱昂诺公爵一怒之下自立为王。最后,为了平息拜拉席恩家族的怒火,邓肯王子宣布放弃王位继承权,同时,伊耿五世又将小女儿雷蕾·坦格利安嫁给了莱昂诺公爵的继承人蒙德·拜拉席恩。自此之后,拜拉席恩家族便与铁王座有了直接的姻亲关系,也就是说,因迎娶雷蕾公主,拜拉席恩家族的后代也继承了一半龙族血脉。

  雷蕾公主就是劳勃三兄弟的祖母。伊耿五世决定将小女儿许配给蒙德·拜拉席恩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仅仅五十年后,曾是铁王座最忠诚部属的拜拉席恩家族,竟会一举推翻坦格利安的统治,自己坐上铁王座。

  在由琼恩·艾琳公爵促成的“篡夺者战争”中,有件很值得玩味的事——当年被疯王残酷杀害于红堡的是北境守护史塔克公爵和其继承人布兰登,被雷加王子带走的是史塔克家的莱安娜,琼恩公爵之所以被逼造反也是因为疯王要求他交出自己的养子——奈德·史塔克。可以说整个“篡夺者战争”都是由于狼家被害引发的(“五王之战”也是由狼家被害引发的,可怜的史塔克),但在决定造反后,琼恩公爵却选择了让劳勃·拜拉席恩继承铁王座,而不是奈德。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劳勃拥有龙族血脉,而信仰旧神的北境人奈德·史塔克却没有。从这一点上看,“簒夺者战争”的革命性并不彻底,在推翻龙家统治的同时,却又认为只有继承了龙族血脉的人才有权接下铁王座。

  雷蕾公主的儿子史蒂芬·拜拉席恩,在父亲蒙德公爵战死于“九铜板王之战”后,继承了风息堡。史蒂芬年幼时与“疯王”伊里斯,还有泰温公爵同在君临做侍酒,关系很要好。在与伊斯蒙家的卡珊娜成亲后,史蒂芬公爵陆续有了三个儿子——劳勃、史坦尼斯和蓝礼。

  三兄弟虽一母同胞,却性格迥异。曾在风息堡当过铁匠、熟识三兄弟的守夜人唐纳·诺伊有过一段评价:“如果说劳勃是真钢,那史坦尼斯就是纯铁,又黑又硬又坚强,却也容易损坏,和铁一样,弯曲之前就会先断掉。至于蓝礼嘛,他像是闪闪发光的亮铜,看起来漂亮,实际却不值几个钱。”

  诺伊用铁匠最熟悉的金属来比喻三兄弟,十分到位。长兄劳勃骁勇善战,幼弟蓝礼风姿俊逸,和引人注目又讨人喜欢的两兄弟相比,“二鹿”史坦尼斯严肃沉闷、淡漠苛刻,确实如诺伊所言,是放在真刚与亮铜边毫不起眼的黑铁。

  史坦尼斯十三岁时,史蒂芬公爵奉疯王之命前往自由城邦瓦兰提斯,为雷加王子寻觅血统高贵的王妃。返程途中,公爵夫妇所乘的舰船在邻近风息堡的破船湾遭遇风暴,舰船上的所有人均遇难,只有一个名为“补丁脸”的神秘弄臣活了下来,但也是从此失智(补丁脸起死回生后经常有意无意说出一些预言)。史坦尼斯在风息堡亲眼目睹舰船沉没,天性寡言的他因此变得更加阴郁。

  阴郁的人自然是不讨喜的,父母死后,除了服务于拜拉席恩家族的克里森学士,没什么人喜欢不知开怀为何物的史坦尼斯。当然,与他的吊丧脸相比,人们更难以接受的,是二鹿天性中对原则的坚持。一个把任何人事都要放到公正的天平上去称一称的人,无论对他人还是对自己,都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剧中的二鹿没有主角光环傍身,出场离场都有些突兀,以至于观众只记得他纵容红袍女多次火烧活人。

  其实,在“五王之战”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史坦尼斯是最令泰温公爵头疼的人。彼时的另外几个王位争夺者——蓝礼是绣花枕头,巴隆大王率领的“铁民”只擅长海战,少狼主罗柏根基未稳且遗传了老爹的不懂政治,都没被泰温公爵放在眼中。虽然詹姆的意外被俘曾短暂打乱了兰尼斯特的计划,但手握珊莎做人质的泰温公爵,自始至终都紧盯着唯一的对手——史坦尼斯·拜拉席恩。

  震古烁今的泰温公爵当然不会看走眼,那么吊丧脸史坦尼斯为什么会如此令人忌惮呢?

  冰火历公元282年,篡夺者战争突然打响。虽然疯王早已民心尽失,但维斯特洛仍有很多贵族不愿成为叛军,就连琼恩·艾琳公爵的谷地和劳勃自己统帅的风暴地,都有许多贵族选择继续效忠铁王座,转而起兵反抗自己的封君。

  在琼恩公爵安排奈德娶了凯特琳,自己娶了莱莎·徒利之后,七大王国暂时分成了三派:

  保皇派:王领、多恩、河湾地全境以及谷地与风暴地、河间地内一些不愿反叛的家族;

  从这样的势力分布来看,其实在篡夺者战争初期,叛军的军力处在下风,因为实力强大的西境保持中立, 而富饶多产的河湾地和战力强劲的多恩都全境效忠铁王座。虽然劳勃在战争初期的“盛夏厅之役”中三奏凯歌,但在率军离开风息堡之后,很快就在岑树滩被蓝道·塔利伯爵(山姆的老爹,也是维斯特洛的名将)击败,只能率残部北上逃亡。

  岑树滩之役后,梅斯·提利尔公爵为了保存河湾地的实力,打着“荡平劳勃老家、铲除叛军根据地”的旗号,率河湾地大军进攻风息堡。与此同时,派克斯特·雷德温伯爵率舰队封锁了风息堡周边海域。风息堡坚固异常,在历史上从未被攻陷过,提利尔大军也不打算费劲攻城,而是选择了水陆两边围城,因为此时的风息堡内,只有劳勃留下的少量守军和他的两个弟弟。

  原本计划很快会结束的“风息堡之围”,最终将河湾地大军整整拖在风暴地达一年之久。还未成年的史坦尼斯奉命守城,在城内叛乱和城外大军压境的双重压力下,一边看着城外的河湾地士兵大吃大喝饮酒作乐,一边在城内过着啃树皮吃老鼠分分钟要山穷水尽的生活。视守城为己任的史坦尼斯从未想过投降,甚至已经做好了吃人肉的准备,好在熟悉海上通道的走私犯戴佛斯·席渥斯突破了雷德温舰队的重重包围,将一船洋葱和咸鱼偷运进城,暂时缓解了风息堡内的粮食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戴佛斯又被叫做“洋葱骑士”)

  在河湾地大军围困风息堡的一年中,战局因劳勃在三叉戟河上击杀了雷加王子而有了根本性的转变。泰温公爵在态势明朗之后适时出兵,指挥西境大军血洗君临。奈德·史塔克这才有空从君临前往风息堡解围,河湾地大军眼见王军大势已去,遂决定臣服于劳勃。

  在整个簒夺者战争期间,史坦尼斯虽未直接参战,但他死守风息堡的行动将高庭大军牢牢牵制在风暴地长达一年。若是风息堡失守,高庭手握劳勃的两个弟弟做人质加入战局,叛军便很难在三叉戟河取得优势。届时,做壁上观的泰温公爵血洗的就不会是君临了。

  可惜的是,篡位成功的劳勃并没有认可史坦尼斯坚守风息堡的功绩,而是感谢奈德·史塔克解了风息堡之围。劳勃称王之后,将拜拉席恩家族的世袭领地风暴地连同都城“风息堡”(Storm’s End)一起赐给了幼弟蓝礼·拜拉席恩,而史坦尼斯只获封得到了龙石岛。

  从维斯特洛的地图上可以看出,“风暴地”紧邻铁王座的直属领地“王领”(Crownlands),风息堡也是距离君临最近的封地都城,不仅如此,风暴地和王领在陆地和海域上皆有交集。这样的地理位置决定了风暴地的战略价值,一旦有威胁铁王座统治的事件发生,风暴地领主都可以迅速从风息堡调动大军保卫君临,并率先控制君临周边的陆地和海域。

  劳勃并非是一个刻薄寡恩的人,但却把有重要战略意义的世袭家族领地赐给了什么也没干的蓝礼,足见即便是在一同长大的亲兄弟之间,史坦尼斯也并不受待见。

  虽然艰苦守城并没有得到劳勃的认可,但“风息堡之围”却奠定了史坦尼斯“坚韧不拔”的人物基调。此一役之后,不管是友军还是敌人,都见识到了一个坚持到底、决不妥协的人的可怕。促成史坦尼斯宁死不降的坚韧背后,是对原则的坚持。在史坦尼斯眼里,守城是他的责任,是不可以退而求其次的原则,是绝对的公正。而他,史坦尼斯,死也要死在坚守原则、捍卫公正的路上。

  劳勃初登铁王座,维斯特洛上下仍有不少坦格利安的旧部,以及像铁群岛这种趁乱就想出来抢两把的投机者。

  为帮助劳勃巩固统治,史坦尼斯奉命组建皇家海军,攻克龙石岛,之后又指挥舰队在“葛雷乔伊叛乱”中大败以海战能力著称的铁舰队。由于出色的海战能力,史坦尼斯在劳勃的御前会议中一直担任海政大臣及皇家舰队总司令。

  事实上,直到“黑水河之役”后期,虽然提利昂用野火暂时阻住了史坦尼斯舰队的步伐,但二鹿的海上与陆地军备在“五王之战”中仍处于上风。若不是小指头为兰尼斯特与高庭缔结了乔佛里与小玫瑰的婚约,使得回援君临的兰尼斯特大军与提利尔军合力包抄史坦尼斯,铁王座极有可能已经易主。

  同自己的两个耀眼兄弟相比,吊丧脸史坦尼斯恐怕也是鹿家唯一有政治头脑的人。二鹿天性严肃,很少有情绪波动,因此处事十分冷静谨慎。

  其实,最开始怀疑瑟曦的三个子女并非劳勃亲生的人并不是琼恩公爵,而是史坦尼斯。但他深知自己不受劳勃待见,于是并没有向劳勃直接告发,而是选择向琼恩公爵说明疑虑。二人联手调查,才发现瑟曦与詹姆的真相。

  就在琼恩公爵决定着手清除兰尼斯特的势力之时,“无冕之王”小指头迅速出手,指使莱莎·徒利毒死了自己的丈夫。谨慎的二鹿在琼恩公爵死后,立刻警觉到君临的危险,遂连夜离开君临,从此无论劳勃、瑟曦如何宣召,都坚守龙石岛不出。面对如此谨慎的对手,即便是小指头,也无可奈何。

  奈德被斩首于君临后,史坦尼斯迅速向七国上下的所有领主发出信函,昭告瑟曦与詹姆生子。这一招釜底抽薪可谓用得相当好,要想对付强大的兰尼斯特,必须要先将对方至于“名不正言不顺”的境地。只可惜二鹿在维斯特洛的人缘实在太差,以至于知道真相的群众竟然大部分跑去效忠也姓拜拉席恩的蓝礼。

  不过二鹿到底冷静,他看出“五王之战”的格局中,史塔克是为复仇,铁群岛是趁火打劫,蓝礼是阶级内部矛盾,真正的敌人只有泰温公爵坐镇的兰尼斯特。于是他制定了先平息阶级内部矛盾,然后直逼君临,擒贼先擒王的军事策略。

  蓝礼所在的风暴地,一则全是旧臣,效忠蓝礼和效忠史坦尼斯对于领主们来说差别不大;二来风暴地距离王岭最近,海陆两线出兵君临,比起要从北境一路打过来的史塔克,可容易太多了。一旦成功拿下君临,史坦尼斯便可处置乔佛里为奈德复仇,届时本来就对史坦尼斯有好感的狼家便不会再闹独立了。至于铁群岛,当年就被二鹿打得元气大伤,皇家舰队总司令,自然是不惧跟铁民们再撕一场。

  在劝降蓝礼失败后,史坦尼斯的确是按照这样的策略去实践的。先是让梅丽珊卓释放影子杀手杀死了蓝礼,收编风暴地之后,便直捣君临。只可惜维斯特洛还有小指头这样的至尊高手,他利用洛拉斯与蓝礼深厚的基情,成功将誓要为蓝礼复仇的提利尔争取到了兰尼斯特的一边。

  史坦尼斯在黑水河上的惨败,是整个“五王之战”的战略转折点。解了君临之危的泰温公爵终于腾出手来开始收拾北境。一些资深两面派如佛雷家族和恐怖堡的波顿家族,也因黑水河之役看出了战局变化,遂而倒向兰尼斯特,从内部瓦解狼家势力,最终酿成了“血色婚礼”。

  不过谨慎如史坦尼斯,到底是在“五王之战”中活了下来。梅丽珊卓对亚索尔·亚亥重生预言的错误解读给这位龙石岛亲王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但追根究底,还是史坦尼斯坚如纯铁的一面成就了他在冰火格局中的位置。

  “这世上再没有谁比一个绝对刚正不阿的人更可怕。”瓦里斯曾这样评价史坦尼斯。

  北境守护奈德·史塔克也以公正著称,但同史坦尼斯比起来,奈德的公正更像是乱世中天真的理想主义,主要的作用是感召他人。而“公正”二字于史坦尼斯而言,则是高于一切的真理,是穷其一生都必须追随守护的信仰。这种把公正当做终极信仰并据此行事的态度,在风雨飘摇的乱世,可谓相当奇葩。马丁将这么一个奇葩人物放在了与“冰火大战”关系密切的龙石岛上,实在用(ju)心(xin)良(po)苦(ce)。

  史坦尼斯在几番关键时刻坚守原则的选择,决定了他、甚至整个维斯特洛的命运。

  如前所说,在风息堡之围已经到了要吃人肉的危急时刻,走私犯戴佛斯·席渥斯利用高超的走私技术和网络,成功突破雷德温舰队的重重封锁,将一船洋葱和咸鱼运进城内,解了危局。面对这位整个风息堡的救命恩人,史坦尼斯先是将戴佛斯·席渥斯封为爵士以示嘉奖,继而亲自操刀斩下了他左手的第一个指节,作为对戴佛斯多年走私行为的惩罚。

  这便是史坦尼斯的绝对公正 ——“善行并不能抵消恶行,恶行也不能掩盖善行,行为各有其报应处置。”

  他的这一决定为其赢得了洋葱骑士后半生的绝对忠诚。而事实证明,洋葱骑士的效忠与辅佐,是促成史坦尼斯跻身冰火“二级主角”的重要因素。

  我们知道,劳勃并不是一个公平的君主和长兄。多年以来,一直奉行“业绩都是史坦尼斯挣下的,功劳赏赐都是蓝礼的”的策略。不仅如此,还经常让二弟难堪,比如他在史坦尼斯的新婚之夜、在史坦尼斯的婚床上搞大了另一位贵族之女的肚子。

  面对这样一位偏心的家长,史坦尼斯心寒已久,但他依然选择维护和效忠劳勃,并非是为血肉亲情,而是在史坦尼斯眼中,效忠君主是臣子的本分,是不能违背的绝对公正。

  在琼恩公爵、劳勃和奈德相继死去之后,维斯特洛再次陷入战乱。同其他加入“五王之战”的人不同,史坦尼斯不为报仇、也毫无争权夺利之心,他举起叛旗的唯一原因竟然和他曾效忠铁王座的原因如出一辙——为了公正与原则。

  “这不是要不要的问题,作为劳勃的继承人,王座就是我的。这是法律。”——史坦尼斯

  在史坦尼斯的逻辑中,因瑟曦的三个子女都非劳勃所生,那么根据铁王座的继承规定,劳勃死后,王位顺理成章应当由他继承。换句话说,王冠只有戴在史坦尼斯的头上,才是公正的。视公正为最高真理的史坦尼斯,根本就不想当什么七国之主,他接纳与追求王位,纯粹因为这是理所应当。

  所以,就像当初死守风息堡、无论如何都不投降一样,史坦尼斯在成王这条路上也是拒不妥协。不管是凯特琳的劝说、亲兄弟蓝礼的阻挠,还是黑水河上的惨败、红袍女预言的失误,都无法动摇他一分一毫。

  由于有“只有自己成王才是绝对公正”这种逻辑,史坦尼斯对其他所有王位争夺者及其效忠者们都只有一个态度——愤怒。而他对于幼弟蓝礼自行称王的举动则已经是出离愤怒。

  作为最早知晓瑟曦与詹姆真相的几个人之一,蓝礼对劳勃死后铁王座的归属心知肚明。也因此,史坦尼斯无法理解,为什么蓝礼要公然侵犯这种绝对公正。蓝礼死于影子杀手,并非是史坦尼斯受到了梅丽珊卓不正确预言的引导,而是他对绝对公正的违背,根本不可能得到史坦尼斯的原谅。

  但“弑亲”本身同样是一件有违正义的事情,因此,在决定弑杀蓝礼的那一刻,史坦尼斯的悲剧命运便已注定。冰火世界历来有“弑亲者诅咒”,史坦尼斯在黑水河上的惨败便是这诅咒的一部分——若不是影子杀手击杀蓝礼,小指头也不会有机会缔结提利尔与兰尼斯特的联盟。

  个人认为,虽然剧集目前已大幅度偏离原著,但剧集中安排布蕾尼杀死史坦尼斯是合理的(马丁说不定也会这样写)。一来这符合“弑亲者诅咒”,二来也是对布蕾尼追寻恪守承诺的骑士信条的圆满。

  史坦尼斯毕生坚守绝对公正,可谓是冰火世界心志最坚之人,但正如铁匠诺伊所言——“他又黑又硬又坚强,却也容易损坏,和铁一样,弯曲之前就会先断掉”,史坦尼斯不能调和两种都应坚守的绝对正义之间的矛盾,他最终将死于自己选择坚守的绝对公正。

  不过,我也说过,即便二鹿最终难逃一死,但他现在在原著中还活得好好的,也还承担着推进剧情的重要责任。

  在黑水河上大败、继而退守龙石岛之后,史坦尼斯消沉过一阵。期间,他依赖梅丽珊卓的预言,尤其当梅丽珊卓对罗伯、乔佛里和巴隆大王的诅咒一一应验之后,史坦尼斯不得不相信红袍女的神力,勉强同意把劳勃当年在他婚床上搞出来的私生子——艾德瑞克·风暴献祭,以便红袍女召唤石龙。

  而此时,因敢于谏言而被史坦尼斯任命为国王之手的“洋葱骑士”戴佛斯收到了守夜人向七国上下所有领主发出的关于异鬼入侵的求援信。

  戴佛斯先是偷偷运走了艾德瑞克,接着恳请史坦尼斯响应守夜人的号召。在七国上下所有领主,包括亲自到访过长城的提利昂都置守夜人的请求于不顾的关键时刻,史坦尼斯听从了戴佛斯的劝谏,做出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选择——挥师北上。

  虽然此时仍然追随史坦尼斯的军队数量已大不如前,但二鹿的适时出现,还是帮助囧雪在长城守卫战中击退了野人。由此,长城之危暂解。有史坦尼斯训练有素的军队坐镇,琼恩才有条件发起与“塞外之王”曼斯·雷德的谈判,而收编野人进入长城之内,是抵御异鬼入侵的重要举措。

  长城之上,史坦尼斯对雪诺说:“席渥斯大人出身低微,但他提醒我自己的职责,当时我满脑子所想的只有权位。戴佛斯说,我把马车放在了马前面,是啊,靠赢取王座来拯救国家,根本是本末倒置,我应该拯救国家,从而赢取王座。”史坦尼斯指向北方。“那儿,那儿有我命中注定要与之搏斗的敌人。”

  这段话每每读来都令我动容。合格的君主的确应当先“拯救国家”,再“赢取王座”。风雨飘摇的乱世,诸王并立,每个人都想坐上铁王座,然而只有史坦尼斯做出了真正的高尚之举——因为在他眼中,保护王国与臣民是一个君主的最高职责,是身为王者必须维护的绝对公正。

  他指向北方说出“那儿有我命中注定要与之搏斗的敌人”的这个画面,或许是整部《冰与火之歌》中最令我震撼的片段之一。史坦尼斯并非亚夏古书中所指的“预言之子”,他也并没有能够唤醒魔龙、召唤“光明使者”的天赐神力,但这个并没有得到多少命运厚待的人,选择挑起责任,成为一个真正的王者。

  “我们所做的选择比我们所具有的能力更重要”,邓布利多对哈利讲过的这句话,我记了很多年。

  相信这也是马丁会把史坦尼斯放在与“冰与火大战”密切相关的龙石岛,同时还安排了红女巫错误预言条线的原因。坚如纯铁者如史坦尼斯,或许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预言之子,当他决定坚守君主的职责迎战异鬼,他就已经是铁王座上无上的王者。

  在帮助囧雪守住长城之后,史坦尼斯将不少野人收编入伍。他希望囧雪能够继承临冬城,这样便能顺利统一北境,这一计划因为囧雪的拒绝及其后来成为守夜人总司令而作罢。没有了史塔克之子的名正言顺,史坦尼斯必须自己出面逐一赢得北境的效忠。他根据囧雪的建议,先是与北境的高山氏族同吃同住取得了他们的支持,接着在拿下由铁民占领的深林堡之后将其归还给了深林堡之前的主人——葛洛佛家族,由此获得了葛洛佛、莫尔蒙等北境家族的效忠。

  在史坦尼斯离开长城向临冬城进发之前,囧雪在梅丽珊卓魔法的配合下,成功将被史坦尼斯处以火邢的“塞外之王”曼斯·雷德救下,以此换取他带领小撮野人先行前往临冬城营救即将跟小剥皮成婚的艾丽娅。(远在长城的囧雪并不知道小剥皮所谓的二丫其实只是原临冬城管家的女儿珍妮)曼斯等人在行动过程中得到了已经被折磨成“臭佬”的席恩·格雷乔伊的帮助,最终,席恩与珍妮逃出临冬城,曼斯被小剥皮俘虏,生死未知。

  而史坦尼斯之前在深林堡的战斗中俘虏了席恩的姐姐阿莎·格雷乔伊,这样一来,巴隆大王仅剩的两个子女就在史坦尼斯帐下重聚了。与此同时,由于瑟曦拒绝归还向布拉佛斯铁金库欠下的巨额债务,铁金库派出特使前往北境寻找史坦尼斯。史坦尼斯与特使签订协议,作为被铁金库承认的铁王座继承者认下所有铁王座所欠的债务,从而获得铁金库的贷款。

  另一方面,早在还在长城之时,史坦尼斯就派出洋葱骑士前往白港争取北境旧属曼德勒家族的支持。洋葱骑士在白港历经波折,最终从白港领主威曼·曼德勒处得知瑞肯·史塔克还活着的消息。威曼伯爵答应只要戴佛斯能通过走私通道将瑞肯安全带回白港,他就立刻宣誓效忠史坦尼斯。(威曼伯爵疑似把几个佛雷做成了馅饼,带去小剥皮的婚礼上给波顿、佛雷家族们吃)

  由于史坦尼斯在北境的一系列活动,北境各处散乱的据点得以连接,而二鹿向卢斯·波顿宣战,则更是点燃北境反抗被兰尼斯特封为“北境守护”的波顿家族的导火索。

  加之龙石岛上有大量可以用来对付异鬼的“龙晶”这件事,身为龙石岛亲王的史坦尼斯最为熟知,他和囧雪在长城之上也建立了相互欣赏。因此,这位拜拉席恩家族仅存的嫡系后裔,还将在未来的“冰火大战”中占据至关重要的一席。



相关阅读:澳门金沙网上娱乐